首页>>全国交通
一座桥改变一个小镇 交通发展影响我们生活
发布时间: 2007-04-22

    据《今日早报》报道,杭州湾跨海大桥圆了宁波几代人的梦想;康庄工程让住在山顶的村民有了进城的坦途;宁波-舟山港一体化,让我们看到了世界级大港的风姿;2383公里的高速公路托着浙江的经济高速腾飞……

    交通的发展,给我们带来喜悦的同时,也深深影响了我们的生活,就像宁波慈溪的那个叫庵东的小镇,在不知不觉中经历着从繁华到没落,从没落又繁华的变迁。

“小上海”的繁华与没落

    老板张金明一溜小跑过来,一脸不好意思,“客人多,人手又不够,让你们久等了。吃点什么?我们这里的海鲜很新鲜的。”

    因为采访跨海大桥的缘故,记者不得不留在位于杭州湾南岸的慈溪庵东镇解决中饭。说起庵东镇,老板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别看我们镇现在还不怎么样,老底子可是‘小上海’。”

    新中国成立前,通往上海的货船都是从庵东始发,许多宁波人都是从这里坐船,越过杭州湾到大上海去淘金。最兴旺的时候,水陆湾每天都有五六十条货船等着发货,每天都有来自宁波、余姚的上千个外地商人在这里忙忙碌碌。在宁波人眼里,庵东是离上海最近的地方了,“小上海”的名声就叫开了。

    “可是等到我当家,镇里却没落了。”张金明说,“有了高速公路后,宁波这边的人去上海,基本都是先到杭州再转道上海。所以,来我们这里的人也越来越少。”

    随着道路的发展,曾经交通便利的庵东变成了交通的“盲肠”。上世纪80年代,从庵东开车去上海,凌晨5点起床,要晚上8点才能到。为谋求发展,当地不少企业主离开故土去别的地方创业。庵东镇上也越来越冷清,有时候走在镇上,年轻人都看不到几个,因为全都跑到外面打工做生意去了。

    那几年里,张金明在附近海涂上赶海捕来的海产品都只能送到浒山、余姚去销售,年收入不过一万多元。

大桥初建,旅游重兴庵东镇

    “听说要造跨海大桥了,我就想,好日子终于来了。可是,我也没想到,好日子竟然来得这么快。大桥还没开通,就有观桥客涌入镇里了。”张金明啧啧啧地摇头感叹。

    跟家里人一合计,张金明手脚麻利地把房子改成了现在的农家乐小酒楼。赶海捕来的小海鲜,再也不用辛辛苦苦地跑去余姚卖了,他直接包装成小袋,卖给参观大桥的游客。

    因为酒楼的生意越做越好,自己赶海捕来的小海鲜已经不够了,张金明还从外面大量购入海鲜。“生意好的时候,小袋的海鲜一天能卖出200多公斤,现在光靠卖小海鲜,一年下来,就有七八万元的收入。”

    记者在镇里打听了一下,像张金明这样靠大桥做起旅游餐饮生意的农民就有200多人,年增收入1000多万元。这两年,镇里一下子冒出10多家农家乐,又做餐饮,又做住宿。

    “慈溪又多了新景点啊。宁波、杭州、上海的许多游客都慕名而来参观大桥。像慈溪大桥生态农庄已经成为我们当地人气最旺的景区了。仅今年三八节一天,就接待了五六千名游客,平时的会议也是一个接一个。”慈溪市风景旅游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2006年1月至10月,大桥观光游客达100万人次。“尤其是旅游高峰时节,当地的餐饮、宾馆都要提前预订。”

一桥飞架,天堑变通途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杭州湾跨海大桥还未建成,却已为两岸百姓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座目前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目前已完成总工程量的80%,将于今年6月30日前完成全桥贯通,11月30日前完成桥面铺装,2008年奥运会前建成通车。     

    浙江省交通厅总工程师卞钧霈告诉记者,大桥建成后,长江三角洲南翼的交通格局将因大桥改头换面,现在的V字型变成A字型。届时,上海和宁波的陆上距离拉近,通行距离只有179公里,比走沪杭甬少了120多公里,专家预测收费还要便宜30到40元。上海与温州、台州距离拉近,彼此交通不必再绕着杭州湾行走;浙东南和苏南距离拉近,苏锡常和甬绍之间缩短到200公里。

    五年成就  一路辉煌

    从全省四小时交通圈,到康庄公路进村;从杭州湾跨海大桥,到宁波―舟山港一体化的建设;从“十五”规划到“十一五”规划,五年来,浙江省的交通全面推进,亮点频现:

    2002年12月28日,随着杭金衢、金丽高速的开通,“四小时交通圈”终于梦圆。从那一天起,从杭州到浙江10个地级市的主要城市4个小时均可到达。

    2006年1月1日起,正式启用“宁波――舟山港”名称。宁波―舟山港的整合优势日益凸显,去年全港货物吞吐量突破4亿吨,集装箱吞吐量超过700万标准箱。据预测,到

2020年,货物吞吐量将超过6.5亿吨,进入世界港口前三强。

    2005年11月,全省康庄工程建设取得阶段性的成就,通村公路建设开工率达100%。而到去年年底,全省已累计完成乡村康庄工程55726公里,提前实现乡村康庄工程“双百”

目标。         

   

》》》专家访谈

交通发展     改变我们的生活

    “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老话,在浙江再一次得到印证。5年来的交通发展,除了给我们带来便捷的生活外,还为我们带来些什么?

     浙江省交通的发展对省经济发展、城市规模化的进展,都起到了不可磨灭的基础性作用。首先是推动了省工业化水平的提升。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需要有一个更加完善的生产性服务体系作为强有力的支撑。而这个服务体系包括人流、信息流以及物流等各方面。很显然,随着交通的大力发展,浙江省的物流体系从无到有,并不断完善。

    其次,随着交通的发展,人们的居住空间也随之不断地向外扩展,城市规模不断向外扩张。以前我们对于去钱江南岸居住,会感觉非常遥远。但现在,有一桥、三桥、四桥,还有正在建设的过江隧道、地铁,到南岸居住成了很多人的首选。

    最后,交通的发展,还改变着百姓的生活,以及生活方式。在过去,人们有了钱,大多数都会消费在吃穿上。而现在,交通的发达使得人们的消费结构悄然地从原来的吃穿,转为住和行。交通的发达,让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外出旅游,这就是个很好的说明。

    ――浙江省经济学会会长、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史晋川教授

   

 》》》记者手记

所有改变     只用了一转眼时间

    2002年以前,我对于杭州的印象,除了西湖的美丽外,就是那一路颠簸的辛苦。从温州出发,要坐上10多个小时的车才能到达,人还没到,就已经精疲力尽。如今,我已在杭州工作定居,休息天睡个懒觉醒来,即便已经是中午了,也来得及吃上在温州的妈妈给我精心准备的晚餐。

    当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它需要一个完备的服务体系作为经济再次腾飞的坚强后盾。近几年来,全省的交通事业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2500多公里的高速网络顺利地将全省十一个地市融进了“四小时交通圈”;宁波-舟山港口一体化工程的顺利进行,让人们看到了一个世界级大港口的风采;萧山、香港两大国际机场的顺利联姻,萧山机场从此成为国际空港中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随着沪杭磁悬浮的开通,杭州与上海间的距离也将从现在的一个半小时行车时间缩短到几十分钟……所有的改变似乎都在转眼之间完成。而这些改变,又都为浙江经济的进一步腾飞打好了夯实的基础。

    交通带来的,除了浙江省经济的日益发达、出行的便利,还大大丰富了我们的生活元素,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的生活品质也将会随着道路的延伸一路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