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全国交通
云上筑路旅游兴 四海友人赏黔景——“黔”程似锦系列报道之一
发布时间: 2017-11-28

编者按

  贵州是西部第一个县县通高速公路的省份,年底即将实现100%建制村通沥青(水泥)路、通客运车辆,又将是西部第一。11月6日至11日,由中国交通报记者林芬、李黔刚、韩璐、马士茹、姜久明、刘叶琳(特约记者)组成的采访团深入贵州寻访交通与旅游、交通与扶贫的故事。似锦“黔”程,充满生机,今日起推出3期鲜活报道,敬请关注。

  车行平均海拔1000米的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白云相随,蓝天相伴。一群欧洲人沿着弯弯绕绕的盘山公路,寻访南皋乡石桥村的“古纸”艺术。“现在平坦的公路修到了家门口,来这里的外国人比中国人还多。”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古法造纸术的传承人王兴武笑着说。

  “近年来交通对贵州经济的带动作用明显,特别是对旅游业的发展。”贵州省交通运输厅总规划师龙平江介绍,“县县通高速”为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贵州打造出“高速平原”,便捷交通拉动旅游,百姓增收实实在在。年底,贵州即将实现100%建制村通沥青(水泥)路、通客运车辆。这将进一步打通瓶颈,让更多百姓实现致富梦。

  “若问这路通向哪?梦想最深处”

  “多彩贵州路,这头在云端,那头入峡谷。若问这路通向哪?梦想最深处……”一首歌,道出了大山深处百姓的渴望。

  在黔东南州西南部的雷山县,由10余个依山而建的自然村寨相连而成的西江千户苗寨,是我国最大的苗族聚居村寨。公路见证了这里翻天覆地的变化。

  2008年,郎利至西江公路建成通车,西江至黔东南州府凯里的乘车时间从2个半小时减为40分钟。2015年,西江至凯里的高速公路通车,进而将时间缩短到20分钟。

  与此相对应,2008年之前,西江人均年收入只有1700元。2009年,西江千户苗寨仅门票收入就超过3000万元,2016年超过2亿元,当地村民人均纯收入达1.6万元,千万元户已超过10户,百万元户已超过100户。

  “路一通,旅游的人就来了。”雷山县副县长蒋云生告诉记者,用好民族文化和生态环境“两个宝贝”,做好山地农业和山地旅游“两大姐妹篇”,这一切都离不开交通支撑。

  “黔中各郡邑,独美于铜仁。”今年“十一”黄金周,铜仁共接待游客582万人次,门票总收入占全省重点监测旅游景区门票总收入的23.2%。除了梵净山等热门旅游目的地,就连曾经资源枯竭的万山区朱砂古镇景区门票收入也达3822万元,位列全省景区门票收入第三。

  “从‘十一五’期至今,铜仁可谓‘十年磨一剑’,历史性打破了交通瓶颈,基本建成了现代综合交通格局,为旅游业的‘井喷式’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铜仁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李世凡说,“十二五”末,铜仁市高速公路通车里程从“十一五”末的28公里增加到596公里。今年,铜仁启动农村“组组通”公路行动,打通农村交通“最后一公里”。

  “坐大巴可以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公路成网,让许多对贵州古村寨感兴趣的游客轻而易举就能到达。小众旅游,并没有破坏村寨的传统气息,反而让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在这里与传统文化“相遇相知”。

  雷山县郎德上寨共有100多户人家,吊脚楼依山而筑,鳞次栉比,错落有致。法国摄影师丹尼尔·马剌已经在这里住了30多天。他告诉记者,这里原始的风光和淳朴的民风更能激发自己的创作灵感。

  76岁的孙仁莲对这些外国人已经见怪不怪,说起过去的交通,她感慨:“没有通路前,出门赶集‘两头黑’。”所谓的“两头黑”是指天还没亮就出门,天黑了才到家。

  王兴武是丹寨县石桥村古法造纸专业合作社的社长。在他的工坊内,来自芬兰的游客安娜饶有兴致地观摩古法造纸。

  “我和丈夫10年前来过贵州,但是那个时候交通不方便。”安娜说,现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有了到重庆的直飞航班,经过8个多小时,她就能从北欧的风雪中来到中国温暖的山城。“下了飞机坐大巴可以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县县通高速”以及“村村通”沥青(水泥)路工程为贵州的全域旅游发展带来机遇。在贵州省公路局局长张胤看来,贵州公路本身就是一种旅游资源。“如果没有交通先行,就没有旅游的大发展,对于有着秀美自然风光和多彩民族文化的贵州,路之所通,景之所达。”张胤说。

  “有了路,回乡创业的人多了”

  桃源深处在铜仁。来源于梵净山原始森林孕育,印江河穿朗溪镇而过,一河南北岸,十里花果园。

  11月初,铜仁市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的金香橘迎来了丰收。在朗溪镇昔蒲村的电商便民服务站,负责人田如春向记者展示他的“战果”:“今天收到来自贵州助农联盟的订单,1800件!” 一年前,他辞去了在外省鞋厂的工作,回乡加入电商创业大军。“有了路,回乡创业的人多了。”他说。

  在紫薇镇,茂润的水土滋养着1400年的紫薇树王。瞻仰神树,隐居团龙,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沿着环梵净山公路来到团龙村。村里184户农家开起了农家乐,周末游客一天能达到四五百人。镇里还成立了茶叶协会,对茶叶进行统购统销,茶农年均收入可达10多万元。

  在木黄镇凤仪村,木耳“喝”着梵净山的泉水。村民创造性地将农业和旅游结合起来,吸引城里人来体验亲手栽培采摘木耳的快乐。在田间,他们正计划给木耳装上监控装置,顾客可远程通过互联网“关心”自己栽培的木耳是否茁壮成长。

  路通了,为乡村振兴带来新思路。木黄镇镇长安益志说:“今天的发展,以前想都不敢想。”

  路通了,为乡村治理注入新动能。在缠溪镇周家湾村,村民们自发养护公路。如何利用村民自治解决通组公路养护问题,是印江县委常委、副县长萧子静最近在思考的问题。“充分发挥群众智慧和力量,依托淳朴乡风,借助乡规民约,形成长效机制。”萧子静说。

  龙平江坦言,现在人们出行方式逐渐从以前的“快游”变成了现在的“慢游”“深度游”,这对交通运输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为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下阶段,贵州将全力推进农村公路‘组组通’,做好全省旅游公路规划,不断创新,释放‘交通+旅游’的更大活力。”龙平江说。